位置:主页 > 分集剧情

天盛长歌第二十二集剧情:魅

来源:天盛长歌电视剧 时间:2018-07-08 21:55浏览:

天盛长歌第二十二集剧情:魅

听见那声呼喝,凤知微仰头笑了笑,心想自己命怎么就这么苦?为什么在哪都求不得安生日子?

那群官宦子弟原本远远躲在一边,此时都不禁兴奋鼓噪,大叫:“大闹书院,殴打学子,青溟自建以来未有之事也,一定要上报朝廷,予以严惩,严惩!”

“惩你个祖奶奶啊!”淳于猛大骂,带着自己的兄弟们扑上去一阵暴打。

“扰乱学堂,殴打院监,好,好,你们好!”李舍监从一桌破瓷碗中被人搀扶着爬起身来,脸色铁青,抬手就把手中铁球砸了出去。

燕怀石不动声色从地下捡起两张银票——他刚才塞给舍监随从的,一阵拥挤落在地下,不过他捡起也不打算再送——反正塞回去也没用了。

可以贿赂,不可浪费。

林韶被大堆人扶起来,披头散发指着顾南衣大骂:“宰了那小子,阉了!煮了!炸了!烧了!”

又指凤知微:“一并宰了……”叫到一半突然闭口,唰一下再次指回顾南衣,“阉了!煮了!炸了!烧了!”

“等死吧小子!”抖着断指的少年狞笑,“院首大人会给你好看!”

顾南衣突然滑了过来,明明一堆人围个水泄不通,他不知怎的便能一缕丝带般飘出,他似乎感觉到这里高涨的敌意,周身气韵森凉,一团霜雪般令众人都颤了颤,一颤间,他的手指雪光叠影,直罩凤知微身后抓住她的男子。

“唰。”

极轻极细的一声,像丝线在绣花绷子上被指甲挑断,随即不知道哪里奔来一道光,那般细微而又宏大的展开,如苍穹雷霆邂逅惊电,刹那炫目。

顾南衣的手指,被无声无息弹了开去。

凤知微心中一惊,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顾南衣出手被阻,随即便听一人凉凉道:“别打了。”

语气有气无力,态度漫不经心。

众人却都凛然。

回头,门口不知何时已站了几个人,正沉静注视着乱糟糟的饭堂,当先一人杏色袍子月白丝绦,不热的天气偏要握个折扇,一双眼睛宜嗔宜喜,半点锁骨似露不露,容颜风情万种,表情略有猥琐。

某年某月某日一分钱不带爬墙去****赋诗会三流****然后被七朵金花当街追杀****于凤知微脚下的……美人大叔。

小辛,辛子砚

不过现在的小辛已经不复那日狼狈,轻裘缓带人模人样,正似笑非笑看着乱成一团的饭堂,瞟一眼凤知微,懒懒道:“又打架了?”

凤知微觉得这个“又”字,很费人疑猜。

一堆人扑过去,抢着向他诉说凤知微极其随从是如何的跋扈骄横寻衅生事断人肢体赶尽杀绝……用词血腥态度激越,闻者伤心听者落泪,就连凤知微这个凶手听着,都觉得自己实在是恶行累累令人发指。

顾南衣始终没动,他根本就没有看人群中心的辛子砚,从他的手指被挑开之时,他的注意力就落在辛子砚背后一个人身上。

那人黑色长袍褐红深衣,容貌僵木,似戴了面具,对场中一切不闻不问,对顾南衣目光也只做不见,就好像刚才那道挑开顾南衣手指的飞剑之光,根本和他无关。

辛子砚一直含笑听着,目光落在被重重围护着的林韶林霁身上,眼波一闪。

众人告状已毕,想着这些罪行足够将凤知微打入死牢十八次,都心满意足的住了嘴,等着这小子在下一刻倒霉。

一片寂静中,辛子砚抬起折扇,隔着人群,遥遥指着凤知微。

凤知微叹口气,想着如果他家母老虎在就好了,不然一二三四五六金花在也行啊。

众人目光灼灼,看凤知微如同死人。

燕怀石在袖子里飞快数银票,思考如何用最少的钱获得最大的利益。

林韶撅着嘴面露犹豫之色。

淳于猛杀气腾腾捋袖子,给自己一众军事院兄弟打眼色。

……

辛子砚的折扇,却突然从凤知微身上滑过,飞快的流水般的接连点了过去!

“你!你!你!你!你!”他毫不停息一口气点下去,一一指过被踩断手指的姚公子、林韶、林霁、淳于猛,燕怀石,“堂堂书院学子,竟然在书院清贵之地,众目睽睽之下,公然闹事,贩夫走卒一般混打一气!平日里圣贤书读到哪了?唵?”

一声带着鼻音的“唵”哼得又重又快,直接哼昏了所有人,被指的旁观的都愣愣看着他,不明白院首大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明明是凤知微这边出手凶悍,怎么一股脑儿将其他人全部包圆了?

好吧,姚公子挑衅在先也算上也成,淳于猛打群架都算上也成,但又关林氏兄弟和燕怀石什么事儿?

“你们!”院首大人的咆哮看起来不像咆哮倒像猫儿叫春,“统统给我关七天禁闭!静室思过!谁出门一步,打断谁的腿,逐出书院!”

姚公子翻翻白眼,直接气晕过去。

“你!”林韶一梗脖子怒声道,“你敢颠倒黑白!我要告诉——我要——我——”

他一句话始终没能说完全,辛子砚眼一斜,可怜水汪汪的桃花眼实在没什么威慑力,不过音调倒是一点不降,“告诉谁?我告诉你,入我院者,无论谁,都由我处置!”

话音未落手一挥,一队汉子立即赶来押送,林韶呛了一呛,抬手欲待示意自己的护卫动手,他那兄长林霁却突然重重将手往下一按,示意护卫站住,随即对辛子砚一躬,低声道:“是,学生们遇事不知安抚调解,反而从中生事,确实不该,谨领院首处罚。”

辛子砚“唔”的一声,偏头对林霁看了一眼。

淳于猛倒无所谓,笑哈哈拍挤往凤知微身边,道:“放开放开,听院首处置!”

一群人表情各异,被押往后院静室,奇怪的是,罪魁祸首顾南衣却没有人理会,好像这个人不存在般都将他给忘记。

不过顾南衣自己不会忘记的——看见凤知微被带走,他立即也跟着飘了出去,凤知微仰慕的看了一眼嫖客大叔——一眼就知道顾南衣只可智取不可力敌,神人也!

书院后方有座院子,专门用来给犯错的学生关禁闭,一丈方圆的小室,隔成七八间,里面只有一床一几,窗子开得小,还在高处。

凤知微数数,心道正好,一人一间。

她给推进一间小室,关门前听见一句:“好好思过!七天!”

七天。

凤知微回首,百忙中看见辛子砚遥遥负手而立,整张脸都在笑,唯独眼神没笑。

好吧,七天……凤知微笑笑,等七天禁闭坐完,也许什么事都过去了。

小室很安静,她盘坐闭目思考,正好趁这机会,将那本册子上记载的一些武功好好体会一下,她总觉得,册上一个关于练气的法门,每次她尝试修炼,都令她十分舒适。

就算练不成武功,练平了体内那股怪异热流也好啊,这大好河山,锦绣天地,怎可以二十岁便与之挥别?

头顶忽有动静,她仰头,便见顾南衣高高坐在小窗之上,左手抱着一只枕头——他专用的,右手抱着一床被子——凤知微的。

天色将黯,月光渐起,月光里比月光更宁谧清澈的人,在高处的面纱后朦胧氤氲,看起来实在很美,可惜胳膊里的枕头太杀风景。

见凤知微望他,顾南衣平平落下来,十分习惯的睡上那张****。

凤知微叹口气,温柔的试图劝说:“少爷,你在我隔壁睡好不?那也靠得很近的。”

顾南衣的回答,是将那床凤知微的被子,扔到了桌子上。

好吧……少爷要她睡桌子。

凤知微哀怨的对着月亮叹了几声,然后哀怨的去爬桌子,爬到一半,听见那人干巴巴的道:“那个很好喝,再拿点来。”

凤知微回头——“嗄?”

然后看见顾少爷似乎十分怀念的,手指轻轻抚上自己唇。

小室无灯火,只一线月光铺开如卷,银白如霜里,那人面纱半起,如玉肌肤上唇色如****,薄透柔软华光滟滟,而玉雕般洁白修长的指尖一搁轻轻,衬着那轻红之色,像十万丈雪原绽开深红雪莲,瞬间便艳惊所有豆蔻楼头的梦。

小楼****听春雨,明朝杏花,开在梨涡里。

凤知微刹那间连心跳都漏了几拍。

这世上最极致的诱,便是无心之诱,因懵然不知,而自然魅惑。

顾南衣却纯然不知刹那间美色惑人,他只是心念专一的突然想起前阵子那无心一尝,怀念那向来不属于他凝定人生的烈而激越的味道。

“现在没有酒……”凤知微半天才找回她的声音,不可自抑的想起那晚他是如何“喝”到酒的,脸又一次不争气的红了。

然而红完之后她又有些愤怒了——为什么他就不脸红?难道他顾少爷真的认为那酒就是在一截木头上喝的吗!

“要喝。”某人从来不管她表达了什么,只管自己要表达什么。

“没有!”凤知微态度粗暴。

“有!”

墙角下传来的声音让凤知微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才发觉床下居然有个洞,声音是淳于猛的,听来得意洋洋:“什么酒都有!要极品女儿红还是大漠一杯醉?”

凤知微默然——看样子淳于同学经常关禁闭,以至于连禁闭小室都给他挖穿了,还储存了不少好酒。

一壶酒塞了过来,凤知微刚要接,一只手伸过来,毫不客气拿了过去。

随即凤知微便目瞪口呆的看见,顾少爷,掀起面纱,倒出几滴酒,抹在唇角,然后,轻轻一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