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分集剧情

天盛长歌第二十八集剧情:我的!

来源:天盛长歌电视剧 时间:2018-07-08 21:55浏览:

天盛长歌第二十八集剧情:我的!

一言出而四方静,一言出而心潮涌。

刹那间惊涛拍岸,拍昏这数千人近乎空白的大脑。

国士!

学生们只是单纯的为这两个梦寐以求的清贵高洁字眼而激动,朝中大佬们却各自意味深长的交换了眼光。

这小子运气真好啊……若不是边境不宁,近年来陛下怠政,诸般国务多有弊端,导致民心不安,陛下急需安定民心,何至于这么快便将“国士”之名,加在那毛头小子身上?

还有人想得更深远些——太子平庸,诸皇子势大,朝臣各有派系,废长立贤之说从来就不曾休止,前些日子太子宝印被停,更是令诸皇子蠢蠢****,诸子争位非皇朝之福,皇帝却总也没有动静,如今青溟书院是太子门下,老爷子玩这一出,无形中便是对皇子党们的一个警告——太子荣宠未衰,可止!

如果国家需要一个国士,那么这小子就算随便画几下,那也是国士!

甚至有人开始琢磨——这是不是串通好了?

暗潮汹涌,面上却和乐熙熙,都对凤知微含笑相迎。

凤知微不卑不亢坦然以对,天生雍容风度,看得原本心存疑惑的诸大佬们又开始怀疑自己的怀疑——看这模样,还真挺国士的。

几个皇子都将目光投了过来,不过这目光就未必怀什么好意了——青溟书院出的人才,自动算太子的人。

宁弈坐在一边,已经恢复了平静,慢条斯理饮茶,长长眼睫垂下,掩盖淡淡笑意。

好,你好,绝境里居然真能给你走出条路来,不过……就怕脱了悬崖险,却遇死胡同!

因为是临时觐见皇帝,又因为被套上了“国士”之称,所以觐见的礼节相对简单,皇帝太子也显得礼贤下士十分随和,尤其太子,牵着凤知微的手嘘寒问暖,简直让人以为他和凤知微暌违多年不胜思念,凤知微被他湿腻绵软的掌心弄得十分不适,便微笑着,不动声色的试图一点点脱出来。

她还没乾坤大挪移完,有人已经不耐烦了。

“让开!”

一声冷叱刚才还在场外,尾音没结束便已到了堂下,恍惚间众人只看见一道天水之青的影子,像天际脱曳而出的一抹星光转瞬便至,所经之处十丈之外大树树叶无声浮起,再在那抹影子之侧团团一收,像天地间铺开了巨大的淡绿折扇,将天外来客,扇过苍穹。

“有刺客!护驾!”

四面守卫的御林军和皇帝近卫长缨卫齐齐呼叱,跃起阻拦,然而连那团风的边际都没擦着便四散被挥开,滚葫芦似的滚成一团,无数甩着红缨的精钢长刀四面迸射,日光下闪着刺目的光。

却有一道深黑褐红的人影,无声无息自辛子砚身后突然冒出,抬手就去截那道天青之影,那人手一伸出,漫天碧影顿时一收,然而天青之影似乎对他有忌讳一般,竟然从诡异的角度一扭,避了过去。

这一避,刹那千里,已经到了凤知微身前。

“唰”一声,一道金光打来,风声凌厉直袭来者面门,是宁弈瞬间将手中茶碗掷出阻挡。

来者手一拨,茶碗呼的飞回,难得这一来一去,盏中茶水,竟滴水不漏。

这几番拦截几番动手都只在眨眼之间,更多人还没反应过来,那人已经到了凤知微身前,长长衣袖一伸,雪白手指乍现又隐,已经将凤知微从太子魔爪下夺了过来。

太子惊惶的啊啊大叫,身子往后一仰,却被一人轻轻扶住,那人立于太子身前,侧身挡住同样面露受惊之色的皇帝,这才轻叱道:“大胆!拿下!”

正是宁弈。

而牵走凤知微的,自然是酒醉方醒的顾家少爷。

御林军和长缨卫都赶了过来,刀出鞘箭在弦,齐齐对准了顾南衣

顾南衣看也不看,拍开太子的手,抓走凤知微,漠然道:“我的。”

“……”

凤知微心中只想号啕大哭——顾少爷你是在保护我还是为难我啊,你早不出现迟不出现为什么偏偏在尘埃落定时才冒出来啊……

还有,什么叫“我的”?

凤知微认为,顾少爷这句话一定又是省略式,中间应该加上几个字,诸如“我保护的”“我跟随的”,或者就像那册子主人经常说的“我罩的”之类的,才对。

这样子说,会误会的!

宁弈自从顾南衣出现,那脸色便十分精彩——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当初那混账女人,就是和这人一起失踪的!

那次那混账女人和这人一起伤了他,这次这混账女人和这人一起坏他事。

难怪一直觉得这小子感觉熟悉,原来是她,是她——

盛怒之下,宁弈神情比平日更静,呼吸比平日更缓,微微斜挑的长眉下黑玉般的眸子,看顾南衣的眼神像在雪地里埋了千年的针。

这针从看见顾南衣出现就破肤而出,直至那句直接而又强大的“我的”,而磨砺至最尖锐。

凤知微突然打了个寒噤,觉得这四周怎么一眨眼就冷了这么多呢?

再一抬眼看见宁弈脸色——美貌****的楚王殿下,他人前散漫自如,她面前深沉冷凝,但是从来就没看见过这样的神情,仿佛随时都能挤出无数冰珠子,劈头盖脸就对她砸下来。

算了……她和他八字不对,他爱怎么生气就怎么生气,当务之急,还是救顾南衣吧。

看着瘫在椅子中两眼发直的太子,再看看神情平静护在皇帝身前的宁弈,凤知微在心中叹了口气,退后一步,躬身道:“陛下,殿下,草民朋友这几下江湖把式,可还看得么?”

这话一出众人一愣,太子终于缓过劲来,狐疑道:“……你的……朋友?”

“山野之人不通礼教,冲撞陛下罪该万死。”凤知微低眉敛目,恨不得把顾南衣不能做到的恭谦全部由自己一人表达出来,肃然道,“只是学成文武艺,便但望卖与帝王家,草民这朋友素来仰慕朝廷教化,虽因心性纯朴不知进退,却绝无犯驾之心……伏祈陛下圣心明鉴垂怜。”说着便磕头。

太子立即释然,心想武功高强之士多半性情古怪,如今看来果然不错,何况这人这等武功,比起以往自己那些重金聘请的武林门客强了太多,若能招揽至门下,何尝不是一大助力?立刻笑道:“这位先生若真是刺驾,怎会武器都不带?还坦然立于此地?无妨,无妨的。”

他这话接得急躁,皇帝又淡淡看了他一眼,对凤知微道:“你且让他退下。”

凤知微松一口气,应了,又听皇帝吩咐宁弈:“你也退下。”

这语气和刚才对凤知微说话一般口气,甚至还更冷漠些,明明宁弈临危以身相护,皇帝却也似没看见一般漠然,宁弈却神色如淡定如常,躬身应了。

而太子,已经笑吟吟起身,亲自取过太监手中茶盏,给皇帝换茶。

便是太子起身离开座位,宁弈即将退下之际。

惊变突起!

===================

更新字数少些,最近真的很忙,其实其他作者公众文一般都两千字左右,我更的太快已经受了限制,所以偶尔字少,亲们看在我心情不好更兼忙碌份上,请包涵。